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美国总统。到今天,特朗普上任刚刚两周。天天都搞大新闻的特朗普展现了强大的执行力,然而其坚定果决的霹雳手段也招来不少非议。 盖洛普最新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下跌到42%,不支持率上升到51%,即一半多美国民众对特朗普施政持负面态度。其民众不支持率超过支持率仅用8天时间,也创造了美国历任总统的新纪录。 这一切,特朗普是怎么做到的呢? 从特朗普的所作所为来说,他坚定而高效地兑现了他的竞选诺言。退出TPP,重谈北美自贸区协定,建立美墨隔离墙,要求军方30日内拿出打击“伊斯兰国”的新方案,所有这一切疾风骤雨地落地。上述引起巨大争议的政策正是源自他赖以上台的施政纲领。 民调急转直下的节点在于穆斯林禁令的出台。特朗普上任第八天签署了这一政令,第八天后,特朗普的民众不支持率反超了支持率。 如今的特朗普正站在美国历史的拐点上,雷厉风行,干脆果断,政令跌出,带着几分我行无素,这个商界老炮政坛菜鸟,正在把世界最强大的政治经济体变成他呼风唤雨的政治试验场。 给美国民众带来就业,是他最打动人的竞选利器。特朗普在不被看好的形势下完成逆袭,多亏了公共话语权不强但却手握选票的底层民众。他们渴望工作。特朗普也深知这一点。 还未就任,就连续对苹果为代表的硅谷连续施压。苹果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表示,考虑在美投资70亿美元建厂。一旦项目落地,将拉动3万到5万个工作岗位。特朗普还先后敲打有意在墨西哥建厂的车企,包括福特、通用,以及日系厂商丰田,迫使他们放弃在墨西哥建厂,结果福特放弃在墨建厂,三家车企都承诺在美国增加投资。 强势的特朗普还吸引了软银的投怀送抱,软银承诺将在美投资500亿美元,带来5万个工作岗位。特朗普还把阿里送进了黑名单。为化解矛盾,阿里不得不承诺为美国提供一百万份工作。马云计划通过促成美国百万家小企业将商品销售给中国和亚洲地区顾客来实现这一目标。  上任之后,第一个工作日(1月23日)特朗普就连烧三把火。一是对搬离本土的美国公司将征收重税,二是退出TPP,三是将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笔者此前已对此进行过详细论述。三者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增加就业。 当天,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商业领袖时表示,将为中产阶层和企业减税,同时削减至少75%的政府监管规定。另一方面,特朗普承诺将给予在美国生产和招聘的公司激励举措,但警告商业领袖称,如果美国公司迁往海外,会向其征收重大边境税。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会让更多的美国企业留在国内,减少海外的扩张,从而增加美国的就业岗位。 当天,特朗普就宣布退出TPP。在竞选时,特朗普表示,不仅不加入TPP,今后在他任内也不再加入任何大型区域贸易协定,只专注于一对一的双边贸易协定。美国退出TPP,也宣告了这个组织的破产。随后,印尼也宣布退出TPP。 TPP尚未经国会批准,美国也未享其实。相比于让尚未落实的TPP胎死腹中,对NAFTA开刀更有可能让美国的外贸格局伤筋动骨。 1992年8月,美、加、墨签署了关于三国间全面贸易的协议,并于1994年1月1日正式生效。接近零关税的贸易极大了推动了三国间的贸易来往,美墨间的贸易额显著提升,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与1993年相比,也就是NAFTA生效的前一年相比,美墨之间的贸易额到2016年提升了470%。 特朗普将就业的流失部分归咎于此,宣称这是“历史上最差的贸易协定”。在竞选中,特朗普已经不止一次地援引美国劳工部的数据:自1994年以来,美国制造业岗位已从当年的1700万个下降到如今的1200万个。 自贸协定撕毁后,墨西哥将损失惨重。自贸协定墨西哥深受其惠的同时,也让墨西哥陷入对美国强烈的依赖当中,数据显示,墨西哥80%的的出口是销往美国。协定撕毁后,美墨之间关税壁垒将会重启。墨西哥目前针对没有与其签订自贸协定国家商品的关税至少是7.5%。因此,加上关税之后,此前在墨西哥制造的美国产品所拥有的价格优势便会消失,削弱这些产品在北美市场的竞争力。价格优势抹平后,墨西哥吸引投资的能力也将受到打击。 不过,撕毁协定能否增加美国就业尚待观察。一旦协定撕毁,美国国内的就业也将受到影响。美国国内有上百万就业岗位有赖于以NAFTA协定。美国商会数据显示,在美国,至少有600万个就业岗位仍依赖于美墨双边贸易。也就是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不是说撕就撕的。操作不当,有可能造成拆东墙补西墙的局面,损害了邻居的利益也未必能增加自己的就业。 上任第二个工作日(24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将推动两条石油管线的建设。这两个项目一个是名为“基石”XL的输油管道项目,是加拿大管道公司计划修建的一条全长1900公里的输油管道,另一个则是在北达科他州建设一条全长约1885公里的输油管道。由于环保人士激烈反对等原因,奥巴马政府曾搁置了这两个项目。现在重启,特朗普给出的理由是“一切为了就业”。特朗普在签署命令的时候说:“关于基石XL管道,我们和加拿大还有一些条款要谈,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会创造28,000个工作机会。” 上任第三个工作日(25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要求建造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边境墙”。美墨边界长期以来都存在安全问题,不论是在移民方面,还是在更危险的人口和毒品贩运方面。特朗普曾把墨西哥人称为偷渡者、毒贩。为此,美墨边界长年都有极为严密的巡逻,许多交界处都有保护系统,包括感应器和真正的围墙。 26日,白宫发言人表示,总统特朗普将向墨西哥征收20%进口税,用于修建美墨边境围墙。特朗普发推特称,如果墨西哥不愿意支付费用,建议墨西哥总统取消原定与其的会晤。这一做法引发墨西哥方面强烈反弹,两国领导人原定31日的会晤被取消。 其实,美墨隔离墙的建设没有看起来的那么荒唐。历史上曾有先例,并且收效不错。2015年10月,匈牙利与塞尔维亚及克罗地亚边境修建围栏。10月17日竖起围栏后,流入该国的难民人数从一天前的6353人锐减至870人。而在10月剩下的时间里,非法过境人数稳定在每日40人以下。今年2月,在难民破坏了部分围栏后,过境人数稍微有所上升,但依然不高于500人。2016年1月底,马其顿王国通过关闭与希腊的边境,限制难民的涌入。德国的反移民党派另类选择党(AFD)2016年3月也曾建议在德国边境竖起围栏。 美国历史上也这么干过。2006年,美国总统小布什签署了授权在美墨边界修建隔离墙的法案,旨在通过建立一道绵延千里的屏障,阻止大批非法移民从墨西哥进入美国。不过启动之后,由于面临法律纠纷、环评质疑等困难,工程进展缓慢。美国和墨西哥大约有3340公里长的陆地边界线,截至2016年1月,美国在两国边境地带仅修建了大约1050公里的隔离墙。现在还剩下2000多公里的工程尚待修建。 美国国会领导人向媒体表示,特朗普政府很快将向国会申请120亿美元至150亿美元开支用于美墨边境造墙。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说,作为特朗普政府全面税改方案的一部分,美国计划向墨西哥这样与美国存在贸易顺差的国家征收20%的进口税。他说,对墨西哥开征此税,美国每年可获益100亿美元,足以资助造墙计划。 美墨隔离墙的想法由小布什提出,奥巴马施建,现在特朗普重启,只能说延续了之前的政策。不过由于特朗普一贯惊世骇俗的形象让人耳目一惊。这一政策,相比上文提到的就业问题,和下面将要论述的安全问题而言,对美国的重要性和影响力都要小一些。(当然,这项政策同时也涉及到美国的就业和安全。)然而,这个话题带有一定的娱乐属性,通过舆论的炒作使其得到升温。 美墨隔离墙如果能成功修建,或将有效控制墨西哥流民的涌入,从而给美国人留出更多的就业机会,提供更多的安全保障。不过,由于修建费用变相来源于墨西哥,将使墨西哥的经济再遭打击,美墨关系将进一步雪上加霜。特朗普美利用美国强大的政治经济影响力,加上他本人展现出的铁血作风,有望让这件事尘埃落定。但是,通过这种强凌弱的方式到达目的,难免有耍流氓的嫌疑,会让美国在道义上减分。 边境墙建成之后,美国打击非法移民的压力将会减轻,可以节省部分成本。不过,由于特朗普的诸多措施将会让墨西哥经济遭到打击,一旦墨西哥经济持续下行,墨西哥移民偷渡的人口势必上升,反过来让美墨边境的压力再度提高。 此外,征收边境税将可能导致美国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美国国内依赖进口的零售企业和石油炼厂强烈反对征收边境税,表示这一税种将迫使他们提价转嫁成本。 打击恐怖主义是至关重要的问题。从政令颁行的缓急来看,保障美国的安全被特朗普看做仅次于就业的第二大议题。 27日,特朗普上任第八天,签署行政令,要求国务院采取“新审查措施”,今后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美国,90天内暂停向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和伊拉克七国普通公民发放签证;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 美国务院领事局发言人布罗斯纳安3日证实,自上月27日这项命令生效以来,美政府已临时性撤销6万张签证。 限制移民的禁令破坏了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内核。虽然美国正在由包容开放转向狭隘、自我保护,这一颗重磅炸弹还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唤醒了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强烈反弹。美国文化的代表,硅谷、NBA都对这一政策强烈抗议。巧合的是,上任总统奥马巴恰恰是最热衷前沿科技、最受硅谷欢迎的总统,同时也是最喜欢篮球,最受NBA球员拥护的总统。有人说,2016年的骑士队将是最后一支夺冠后造访白宫的球队。 36氪此前曾报道了硅谷巨头们对这一政策的态度。禁令颁布后,苹果、微软、Facebook、谷歌等科技公司纷纷抗议,可口可乐和星巴克等传统行业公司也加入其中。此外,Uber设立 300 万美元法律援助基金,帮助受到禁令影响的Uber司机,谷歌也拿出400万美金支持移民组织。 移民是硅谷兴起的重要动力。很多科技巨头都是由一代或二代移民创办的公司,其中包括:苹果、谷歌、脸书、亚马逊、甲骨文、IBM、优步、雅虎、EMC、eBay、AT&T、特斯拉。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和苹果教父乔布斯都是移民的后代。 如果说特朗普伤害了硅谷的利益,导致强烈的抗议,那么,NBA的反对更多的代表了民众的呼声。因为特朗普的政策并未让NBA的利益受到明显的打击,虽然有少数NBA球员来自于上述的穆斯林七国。 众多NBA众多球员都表示了抗议。猛龙队当家球星洛瑞直斥这项禁令狗屁不通。篮网前锋朗戴-霍利斯-杰弗森愤然表示“这就是胡扯”,而他正是一名穆斯林。台裔之星林书豪也发推感叹“这真的失控了!” 勇士队教练史蒂夫·科尔称这只会带来更多的恐惧。他说道:“就像其他人一样,我也恨恐怖主义,我的父亲就是一位在恐怖袭击中的受害者。但如果用不允许进入这个国家来对抗恐怖主义,那我们就真的违背了我们国家的原则,这只会带来更多的恐惧。” 活塞队主帅大范甘迪也认同科尔的说法,他表示:“我们正在进入因为宗教信仰而判断人的时代。这7个国家中没有一个应该为美国人的死亡负责······我们正在回到当初关押日本裔(太平洋战争时期美国曾审查关押许多在美日本人和日本裔公民)的时代,就像希特勒甄别犹太人一样。” 美国普通民众的反应也甚为激烈。全美多个机场已经爆发抗议示威活动。纽约市数百名也门裔美国人周四纷纷关闭他们所经营的杂货店及餐馆,抗议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当地时间1月30日,美国最大穆斯林民权组织——美国伊斯兰关系协会正式宣布,代表20多名原告向联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他们认为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违宪。 不仅民间抗议重重,美国官方群也群起攻之。据路透社1月31号报道,约有900名美国国务院官员签署了一份反对“穆斯林禁令”的内部备忘录,并已向国务院内的相关部门递交了这份备忘录。美国当地时间30日,华盛顿州总检察长鲍勃·弗格森称,将就穆斯林禁令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也给予严词批评。甚至,卸任总统奥巴马也打破了不评论继任者的缄默传统,发声反对穆斯林禁令。 来自国际的反馈同样也不乐观。欧洲各国和加拿大都表示了抗议。荷兰海牙也爆发了抗议游行。超过130万英国民众上书请愿,要求取消特朗普访英。默克尔也表示,禁令无益于全球反恐。欧盟方面也对此表达了表示质疑与不满,称正在对相关禁令是否影响到了欧盟国家公民进行评估。加拿大虽未直接批评美国,但表示将临时接受那些被美国拒签的穆斯林。 再来看下穆斯林七国的反应。伊朗宣称,将在外汇交易和财务报告中弃用美元。伊拉克也以牙还牙,对美国公民实施旅游禁令。去年那位在战火中发声,“害怕今晚就会死去”的叙利亚7岁女孩——巴娜·阿拉贝德(Bana Alabed),1月26日给特朗普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上,她恳求特朗普帮助像她一样身陷内战的孩子们。不知道,这是不是叙利亚打出的同情牌。 在七国之外,阿拉伯世界最大的国家,如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均未对此禁令做出反应。阿联酋外长甚至声援特朗普,称这项禁令并非针对穆斯林。究其原因,阿联酋和沙特是美国在中东的亲密盟友,而埃及也与美国亲善。 虽然特朗普辩称这项禁令并非针对穆斯林,可是来自国内外的反对声浪还是此起彼伏。终于在2月3日,联邦法官詹姆斯·罗巴特宣布暂时停止执行特朗普的移民政令。 特朗普出于安全考虑打出的这张牌,遭到各方夹击并不出奇。需要着重指出的是,美国国内的反对声浪之剧烈尤甚于国外,这表明了美国传统价值观依然坚挺。包容、开放、多元的文化认同依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 签发穆斯林禁令的同一天(1月27日),特朗普还签署了针对美国军备的行政令,要求增加“更多战机、舰船和各类资源”以重建“空虚的美国军事力量”。28日又下达总统备忘录,要求美国军方在30天内拿出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新方案。两日之内连下3道重要政令,可见他对安全问题的重视。 以上是特朗普上任两周活动的主线。除了上述的内容之外,需要提及的是,特朗普上任首日就否决了奥巴马的医改计划。虽然医改方案被视为奥巴马执政8年“最重要的内政遗产”,不过却饱受争议。 可以看出,特朗普上任后的风波丝毫不亚于竞选时的热潮。特朗普坚定地实践了他的竞选诺言,成绩如何还得静观后效。 需要强调的是,不论是退出TPP、重谈北美自贸区协定,还是设定高额关税,修建美墨隔离墙,以及穆斯林移民禁令,都过于鲜明地反映出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特点。虽然历任美国总统都抱定这样的政见,但是特朗普还是有些玩的过火。在日后的政治生涯中,不知道特朗普是会收敛一下,与反对方适当地妥协,还是一如既往地果断执行竞选诺言,强硬到底。